正信佛教網  注冊 | 登錄 | 佛教詞典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請佛到桌面 歡迎 的佛友 我要投稿
燒香圖解 我要燒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懺悔 我要祿位 抄經本 印刷經書 結緣經書 放生 護持正法 留言
正信佛教網-佛教故事-

《釋迦牟尼佛廣傳》:三、布施品第23集普度王子行布施

  前言:

  《釋迦牟尼佛廣傳·白蓮花論》是全知麥彭***著,索達吉***譯。凝集全知麥彭***甚深智慧之結晶,是整個佛教史上前所未有、圓滿齊備宣說釋迦牟尼佛生平事跡之巨著。全知麥彭***以超拔的智慧與由衷的敬仰,為后世留下一部記載佛祖行持的光輝論典。以下簡述佛祖釋迦牟尼傳記。

  本集是釋迦牟尼佛廣傳三、布施品 第23集 普度王子行布施 。

  23、普度王子行布施

  普度王子行布施之公案與上文所述義成王子布施公案內容大致相同。

  很久以前,在一個名叫西步瓦的地方有一位普勝國王,我等大師釋迦牟尼佛曾轉生為他太子,名叫普度。

  普度向來樂善好施,廣行布施時甚至將本國最珍貴的如雪山一般潔白的大象送與利紅國王派來的一位婆羅門。當時,所有西步瓦民眾均感不滿,便紛紛將之告于普勝國王處。國王盡管內心不情愿,但迫于民眾壓力,無奈之中只得將太子驅逐出境。 王子之妻名為瑪直,一子名查瓦江,一女名智娜增,此時便與普度王子一同啟程離開家鄉。

  一路之上,多虧有四匹健馬拉車前行,但不久就被一婆羅門全部討要而去。普度歡喜布施后,便自己親自拉車帶路。后有四名夜叉望見王子疲累不堪,便化作紅色野獸形象幫助拉車,這讓妻子瑪直頓生歡喜心。

  走不多久,又逢一婆羅門前來索要大車,普度王子就將車子完全布施與他。剩下路途中,普度背負查瓦江,瑪直背負智娜增,一家四口艱難步行邁向目的地。

  諸夜叉看見普度王子勞累難支后,就再次顯示神變縮短了原先遙遠路途,將他們快速、安穩送抵一處能望見所流放之山的地方。這樣,四人很快就抵達了最終棲息地。

  來到山上后,他們發現了一處悅意舒心之茅棚,便決定定居于此。

  一晃又是半年飛逝,其間,王子一直苦行不輟,而瑪直也辛勤承侍。恰在此時,從遙遠地方又來了一位婆羅門,受其妻命令前來討要兩小孩以作仆人,王子未加猶豫就答應下來。聽到二人對話后,兩小孩異常恐懼,便眼巴巴地望著自己父親,眼里充滿祈求與哀怨。普度看到后心生悲憫,但還是不忘向他們曉之以理:“我并非狠心將你們送與他人,與你們分別亦令我痛心難過。不過為獲無上菩提,父親才將你二人布施與他,希望你們兄妹不要難過、怨恨。”

  普度說完又轉向婆羅門:“我將兩個小孩均已布施給你,只是孩子母親尚在山上采摘野果,希望你能等她歸來,明日再帶小孩上路也不為遲。乘此機會,也可為他們略作裝飾。” 婆羅門則心下思量:此女人恐為狡詐之徒,如這樣等下去,她若回來必定障礙王子將兒女布施與我,我豈能坐此等她、自喪良機?!此時普度王子為安撫婆羅門又說道:“我妻子實為我修行之最好道友,她絕不會障礙我行布施。不過如你定要此時出發,我也只能悉聽尊便。”言畢,普度又補充道:“我這兩個孩子不大會當仆人,我盡管將他們布施與你,只恐你日后未必滿意。何況我父王若發現他倆,也必會將孫兒贖買回去。” 婆羅門放肆說道:“諸國王就如毒蛇一般野蠻、暴虐,我又怎敢親近?萬一不幸被國王發現,他定會從我手中搶走兩個小孩,要么就會嚴加懲罰我。故我只能將他倆交與妻子,不讓任何人發現。”

  普度王子將兩小孩叫至身邊,慈悲說道:“到婆羅門那里去后定要好好當仆人。” 婆羅門則不耐煩地對孩子們惡狠狠說道:“快點出發!”接著又用粗暴言詞將他們驅趕上路。

  兩小孩離開父母自然痛苦萬分,兩人紛紛流下滾滾熱淚,他們一起請求父親道:“可否等母親歸來再讓我們離去?” 婆羅門則又一次以歹毒心態想到:如若孩子母親回來,她肯定會因疼愛子女而不肯再將這兩小兒送我,這豈不壞我大事?想及此, 婆羅門便捆住小孩雙手,又將他倆拴在一起,邊抽打邊強行拽著兄妹倆上路。 小兄妹一邊回顧父親,一邊不情愿地跟著婆羅門。女兒智娜增邊哭邊說道:“父親啊!如此無情鞭打我之人,哪里會是真正婆羅門,分明是食肉鬼。跟他前去,他定會將我殺死。父親怎會把我們交與眼前這魔鬼?”兒子查瓦江忍悲含痛說:“他痛打我倆倒非大痛苦,最讓人痛心者乃是母親采集野果歸來后見不到我們,母親那時之揪心痛苦又該向誰訴說?真希望父親能好好安慰母親,并代我們給母親頂禮,勸解她萬勿傷心。我們與父母將來怕是再難相逢了。”查瓦江又告訴智娜增道:“父親已送別我倆,我們就跟著這位婆羅門走吧。”兒子又對婆羅門說道:“我倆年歲尚小,又不懂得事理,如果對你及家人有所觸犯,請你一定原諒、寬恕我們。”

  送走兒女,普度王子不覺心生悲憫,同時心里也焦灼不安。他想到:兩個孩子均為赤腳,而毫無慚愧心之婆羅門一路之上又必鞭打他們。待他們以后充當奴仆時,生存境遇只會愈發痛苦不堪。他們如若饑渴難耐,恐連一乞討飲食之地都了不可得。我布施之心雖很強烈,但兩小兒確實是在遭受痛苦。

  就在王子如是思維之時,妻子瑪直也遭遇一系列不吉祥之征兆。她不再采摘野果、野菜就向家中飛奔,但沿途卻碰到許多兇猛、令人恐怖之野獸擋住去路,使之無法及時回家。終于到家后,兒女以前常常迎接她的地方,孩子們經常嬉耍之地都不見兩小孩蹤影。瑪直不安地想到:孩子們是否在玩耍時已熟睡?還是在森林中迷失方向?或者嫌我歸來太晚而心生怨恨?要么就是在躲避我?他們會不會已被淹死?就算被其它猛獸吞食,也該有鳥鳴以示端倪,為何現在卻音信皆無?我憂心如焚,這可如何是好?想到這,瑪直頓感天旋地轉,整個森林也好像在發生震顫。瑪直感覺惡兆連連,于是更加焦慮不安。她又如是思維到:但愿夫君與兒女均健康平安、一切吉祥如意。

  瑪直將采摘的野菜、果子放于一處,就問普度孩子們到底在哪里?王子暗想:妻子對孩子如此疼愛,如我直接挑明,她斷不會接受。于是王子就沉默不語。

  瑪直未見小孩,問普度,普度又不說話,瑪直預感到定有不測之事發生。于是她邊哭邊說:“不見我們兒女,你又默不作聲,這真令我傷心難過。”言畢即昏厥倒地。

  普度將她放于草墊之上,不斷用涼水澆灑她身體,不多久,瑪直又蘇醒過來。

  王子這才說道:“我怕你承受不了,故未向你明說。今日從遠道來一婆羅門向我討要孩子,我已把兒女全部布施與他,望你了知后萬勿痛苦,亦無需傷心。如有人索取,我連自身生命也在所不惜。希望你能隨喜我之布施。”

  瑪直聽罷稍感寬慰,她對丈夫說:“我原本擔心孩子已死,聽到他倆尚存活于世,我方感安慰。”言訖,瑪直就將孩子過去常玩之玩具抱于懷里。此時,瑪直又望見與兒女經常嬉耍之小動物,情不自禁就邊看邊哭起來。她又看見地上零亂腳印,立刻猜想這定是婆羅門以兇暴方式將兒女拖走所致,一想到這里,便又忍不住再三哀嘆一番。

  王子勸解道:“我們布施一雙兒女非為獲取輪回安樂與世間名聲,純粹只為獲得無上圓滿佛果。”聽完王子此番真心表白,瑪直方感心又重回平靜,她之心態漸漸清凈、穩固起來。為讓王子生歡喜心,瑪直便說道:“你這種布施實屬稀有難得,將來如你要布施我,我也會心甘情愿。” 此時,整個山河大地開始震動,諸天人觀察大地震動因緣時,方才了知此乃普度王子布施兒女所致。

  帝釋天為深入觀察普度后面之布施行為能否持久、穩固,就于第二天幻化成婆羅門之形象向普度索要妻子。普度歡喜布施,帝釋天則現出身相,并未領走瑪直,且安慰他倆道:“無需擔心,兩小孩已平安回到你父王那里。”

  原來當婆羅門把兩個小孩帶到西步瓦國后,國中人民親眼目睹普度王子行常人難行之布施義舉后,均對普度王子生起信心。國王則立刻買下兩個孫兒,又令普度王子火速回宮,并讓其登上王位。普度王子這下乃得以行廣大布施利益眾生,人們均稱贊他為“大施主”。婆羅門則因賣掉兩個孩子而大發橫財,以致他朋友紛紛趨炎附勢道:“你真有福分,你已依賴上普度王子。” 婆羅門卻厚顏無恥地說道:“普度王子并未賜與我任何福分,是我自己成為殊勝婆羅門高貴種姓供田的緣故,才致廣積財富。”如是忘恩負義之徒就是后來的提婆達多。

 

佛教專題
心經 觀音 地藏 普賢 文殊 隨緣 回向 法語 儀軌 佛教 念佛 感應 輪回 法師 因果 福報 藥師佛 大悲咒 阿彌陀佛 釋迦牟尼
施食 法會 財富 供養 姻緣 業障 因緣 楞嚴 往生 問答 生命 傳統 助念 超度 持戒 功德 普門品 地藏經 西方三圣 極樂世界
健康 痛苦 治病 癌癥 菜譜 家庭 持咒 出家 算命 臨終 心咒 皈依 感恩 放下 打坐 抑郁 準提咒 舍利子 山西小院 了凡四訓
財神 開光 智慧 附體 生氣 子女 手淫 積德 婚姻 懺悔 拜懺 情愛 人生 墮胎 感情 戒除 金剛經 往生咒 準提菩薩 阿彌陀經
殺生 消除 文化 學佛 教育 弟子 世界 無量 經書 放生 邪淫 改命 戒殺 報應 生活 中陰 地藏七 彌勒佛 無量壽經 學弟子規
孝順 寬容 華嚴 愛情 布施 自殺 回報 燒香 拜佛 抄經 托夢 祈福 誦經 祭祀 牌位 投胎 藥師佛 同性戀 凈空法師 印光大師
贵州十一选五走势图解